为什么我要放弃创始人的身份,加入一个初创公司

编者按:本文作者Matt Galligan 曾身为三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本文是一篇访谈,他在访谈中讲述了自己加入一家创业公司的原因和经过。

明年Matt将加入一家创业公司,职务是产品设计副总裁,这看上去不像典型的创业之路,但经过大量的交谈和考虑后,Matt认为这是正确的选择。

上一家公司倒闭后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只是安静地过了18个月,真是一段旅程。我曾为少数公司做过产品设计顾问——包括在挪威生活了三个月并和Schibsted合作过一些不错的项目。这里我旅行了很多、包括许多徒步旅行,我十分努力地去养成良好的习惯,比如终于将健身加到我的日常事务中。总而言之,它是我在过去几年经历的压力后完美的重置。

现在为什么要从事常规工作?

对于有些人来说,这看上去可能是个愚蠢的问题,但在同行企业家和初创公司员工之中,这是我被问到的第一个问题。对于我来说,学习是关键。

多年来,我对如何考虑我的工作提出了两个要求:我应该不断学习、我应该在这个角色中得到快乐和满足。如果上述两个要求不存在,我应该深刻理解为什么会这样,可能会选择另一条道路——这带我来到了现在这一步。

我现在与别人共同创立了三家公司,我从事这些工作一共将近十年,是我大部分的职业生涯。至少我不后悔这些年我将血汗、泪水、全心和灵魂都投入到这三家公司。但现在我想继续学习一件明显缺失的事情:在有意义的规模上做所有的事情——领导规模、生产和设计规模,等等。

你不能只是建立一家新公司,然后扩大规模吗?

是的,我尝试过三次。我曾有几次快接近成功,但最终成立创业公司实在太艰难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像火箭飞船独角兽一样。

当我注意到一些我最尊重的创始人时,他们中的有些人已经在大公司经历过这些了——有的人在他们的职业生涯早期就有了工作,有些人是通过企业并购进来的。除并购Socialthing后我在AOL待过很短的时间之外,我从没有过那样的机会。使初创公司运作本身就是一项重大的挑战,但是在大公司看来是完全不同的问题。我知道为了缩短我的学习过程,将事情掌握在我手中是有合理的。

虽然有许多其他新兴公司沿着他们自己的火箭飞船轨迹快速发展,我将我的调查集中在已经找到他们迎合市场的产品、相当成熟的大公司上。这就好像是从最好的环境里学习。我的希望是向优秀的领导学习、一个庞大的团队朝着同一个目标努力、并看到与大规模客户互动的内部工作。

你是如何寻找机会的

作为一个创始人,我几乎对招聘人员隐形,如果我要找什么,它就一定要符合我的要求。当招聘人员寻找领导候选人时,他们经常寻找在其它公司有相同角色的人、或至少在其它公司有相同背景的人。你可以想象他们经常寻找合伙创始人或首席执行官去填满他们的人选。

自从【招聘人选】完全在我掌控之中,我卸载了我的联系人应用并仔细研究出能够给我点拨良机的人—同事、前投资者、朋友等等。最终,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能够深入地了解如何【寻找合适的人选】,所以问周围的人“我应该和我不认识的哪一位谈论一下?”成了很明显的选择。这导致了无数次的谈话——揭露了有意思的公司、潜在的机会和很棒的建议。其中一条来自Peter Pham,他告诉我要为市场领导者工作,不管是否碰巧成为这个角色,只需成为此类别中的顶尖人物。这在寻找合适的人选上给了我【方向】。

我的简历和大多数人不一样——只写了我是三个公司的合伙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我的大学文凭等。怎么会有人用我的过去衡量我呢?这就是为什么不论何时我去一家公司面试,都是在和公司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或最高级别的和我交涉,这是最好的。基本上我只想找到一个人在此过程中为我欢呼。

不久之后我来到Bastian的办公室并和他有了一次很愉快的交谈。我们谈论的涵盖了过去几个月我在做什么。他向我揭露了在我这个外看来并不明显的大量商业信息,很触动我。更不要说没有大量的三方市场(消费者、通讯员、业务),这激发了我脑海中一些非常有意思的挑战。

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我与几个人度过了大量的时间,让我印象深刻。我抓住的每个机会都是涉及到花时间与人交流,因为这段时间不是我招聘,我有点把这当做一种“我会雇这些人来我的公司吗?”的实验。我的回答是绝对的肯定—去和每个我见过的人学习、工作,这将是一件乐事。

你在未来会再创办另一家公司吗?

我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有很大可能会发生,但在几年内不会。

就这样了吗?

是的。我被任命为产品设计副总裁——我会领导产品的创意和视觉设计方面。这是一个令我激动的机会,所以我毫不犹豫地接受了,我将在新年后就上任。

建立将只是时间问题。这将会有许多新的挑战、新的机会、任何事物都是崭新的。对于我来说这是未知,我准备好了,但最重要的是,加入这个团队我很感到荣幸和兴奋。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