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象思维对中国的影响

具象思维对中国的影响中国传统思维是具象思维,中国式抽象,那是具象思维下无奈给出的跳跃式的答案,而不是过程。孔子老子等的学说,都是“修身”

具象思维对中国的影响

中国传统思维是具象思维,中国式抽象,那是具象思维下无奈给出的跳跃式的答案,而不是过程。孔子老子等的学说,都是“修身”类的,既修出“答案”,然后教化他人,相当于授人以鱼。每一个道理(答案),都是具象的(具象不是只指实物),然后再把这个具象传给他人。其实就是一个复制的过程。具象思维——》复制式文化。当然,复制的难度很大,称临摹比较准确。故此,中国文化思想和艺术,往往是以古人为企及目标(最牛掰的几个),越往后临摹的难度越大,于是“人心不古”、“文化衰败”也就是必然的。有趣的是,那些最牛掰的人,在其年代却肯定是最“出卖祖宗”的。这里边透着一股诡异。怎么诡异法?仔细想想,如果当下某人推翻了某个曾经牛掰的“正品”,占领了思想的阵地,那么按照临摹式文化,后人就必然把这个曾经被骂不孝的人奉为圣人……

可见,具象思维的民族的进步(或者变化),总是要伴随很惨烈剧痛,既否定曾经的正品,立新的正品。而所谓的不孝,在这种转换中已经失去了意义,所谓的孝却成了蠢才的遮羞布。要么不变化,要么不断的否定过去。这是具象思维民族的两难。我们的历史里这样的例子够多了。然后,由于临摹式文化需要垄断的市场保障,篡改历史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谁也不希望敌人卷土从来嘛。

抽象思维,注重的是探索事物的本因与发展的可能,而不是事物如何才符合我们的期望。就是说,不预设正确答案(很巧,集权管理模式也喜欢这样,这里边有联系),授人以渔,交流的重点在于交换推导模式、逻辑方式。所以,西方教育理念与中国教育理念从一开始就不同了。

具象思维有时也是优点,尤其在那种重结果重反应的事情上,比如应试,就比较符合具象思维,也可以说类似条件反射。修身其实就是培养条件反射式的道德。比如说,修身到一定境界,上公车必定让座,但不是因为体谅他人,而是修出来的反应机制。在不需要变化的世界里,这样的道德反应机制显然比抽象推导维持的道德要高效准确,也能省却管理者的麻烦。

这里还可以联系到情感交流的问题。为什么好赖物影片更懂得打动人(对多数人来说),就是打破可能已经固化的道德(已经变成反应机制的道德),从中寻找新的道德可能。比如违抗命令的士兵等,反正就是寻找固化道德的缺陷。所以说道德不比人性高,人性是活的,道德往往是死的。道德是人性选择后的规范文本,这点很多中国导演不明白。好的道德拍一千遍那就是法律了(隔代宣传倒是可以),法律怎么打动人?除非现实中的法律有问题。

具象思维与集权管理有内在的共通点。某种程度上说,中国文化导致了中国政治难以避免的集权倾向(其实亚洲很多国家都这样)。

当然,人受的教育越多(即使是具象思维教育),意味着其支持思维的元素越多(元素组合),也就意味着更容易进行抽象思维。但如果跳不出具象思维的框框,那么不管进行多少的抽象思维,也只是用具象的元素做排列组合,给定的答案(具象元素创始人给的答案)也早在终点等着了。这就是玄学自己给自己下套的方式。所以玄学再玄,也是创始人最厉害,后人再折腾也跳不出手掌心。科学家能说自己比前辈懂得多,玄学家不行。中医在这方面也有类似的先天缺陷,大师都带着本领挂掉了,后人除了临摹还是临摹。没办法,谁叫咱没有一套准确的抽象思维支持的“渔”技。

总之,授人以鱼和授人以渔,虽然是中国古人的话,咱却偏偏在这上边做的最差。背《三字经》的,喜欢掉书袋的等等具象思维高手们,反省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