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企白领辞职创业记

外企白领辞职创业记返乡时间:2月8日 返乡地点:天津市大年初四,98平米两居室,门口的福字和对联红红火火。32岁的心儿一身休闲装,素面朝天。她仔细地调试着电脑摄

外企白领辞职创业记

返乡时间:2月8日 返乡地点:天津市

大年初四,98平米两居室,门口的福字和对联红红火火。

32岁的心儿一身休闲装,素面朝天。她仔细地调试着电脑摄像头,为一会儿与远在加拿大的同学“苹果(昵称)”视频通话做准备。

8个月大的儿子躺在儿童车里,自顾自地啃着一只玩具小鸭子。周围是十几个或大或小的纸盒子,上面印着“颐铭科技”。

很难看出这是个家。一排办公桌占据了最宽的一面墙,上面被两台电脑、打印机、复印机和公文夹、装满分类票据的盒子堆得满满的,下面是两把老板椅,对面则摆着一排铁皮办公柜子。

辞职源于看不到前途

“我现在不去上班了。”心儿边弄电脑边对我说。

在外企工作10年的心儿暂时不打算返回职场了,因为实在“看不到什么前途”。

从名牌大学德语系毕业的心儿,当年由于考虑父亲身体不好,毕业后没离开家乡,顺理成章地进入天津市开发区一家德资公司。头几年也算无忧无虑,那时她常说,“这里挣钱不多,但人头和工作比较熟,就图干着舒心”。

渐渐的,她的脸上开始有了愁云。公司里的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不知不觉中老同事都已不在,只剩下一批20岁出头的年轻人,工作方式和责任心跟自己都不一样。

吃饭时,她道出促使自己下决心创业的另一个主要原因,“一个41岁的女会计被公司以工作重大失误为由解除了劳动合同,在公司干了13年,没有补偿。这事,让我别扭了好多天。炒了高工资的老人招便宜的年轻人,下一个要动的老人,八成就是我了。”

创业初期一切从简

心儿的老公同样困惑,不过他考虑开公司已很久,早在2011年就辞职了。

他曾在两家世界500强的外资公司工作,天津和北京两边跑,年薪差不多20万,在天津已算不错了。“但压力大啊,他经常跟我说‘完了,这个月又要完不成任务,奖金没了’。”心儿说。

更重要的是,和心儿一样,她老公所在公司的职位和待遇也“见顶儿”了。

于是,夫妻两个决定试试。小公司进展很顺利,从一年前的月营业额3万,到现在的40万,忙得团团转。“没想到这么快,真没想到。”虽然如此,心儿坦承,现在两人都没有打工时挣得多,积蓄和利润都循环在公司里了。

创业初期,资金不够充裕。二人异常节俭,夜生活和娱乐休闲暂时全都“说再见”,有时资金周转不开,日常开销都要依靠双方老人“救济”。

两人时间也很紧张,连超市都没时间逛,吃穿用度全都网上解决。

既是老板也是接待员

大年初四聚会上,另一个“离岗创业”的同学、远在加拿大多伦多的“苹果”通过QQ视频讲起了她的“下海”经历。

“苹果”从小活泼俏丽,大学毕业后,她边在外企工作,边坚持不懈地申请移民,终于在2010年拿到枫叶卡。

在加拿大一家公司工作一段时间之后,苹果和老公筹到一笔钱,开了一个小型货物代理公司,否则“一辈子给别人打工,一天像是一年,一年又像是一天,实在无聊”。

现在的公司只有他们夫妻二人,一人身兼数职,接电话、做文件、谈客户、财务、税务、法务、搬运、司机“一条龙”。

30岁在异国创业,“苹果”夫妻坦承这是条“很艰辛的路”。

从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很多大公司在中国不止一次裁员,曾在人们眼中风光无限的外企白领,身上的光芒开始褪色。智联招聘近日公布的2012年大学生就业调查显示,选择去国企和民营企业工作的90后毕业生在增加,比例分别为36.9%和9.9%,而选择去外企的毕业生在减少,只有22%。

“80后”白领的危机感已扑面而来,迎来什么样的中年,只是时间和方式的问题。用心儿的话说“现在还有资本尝试,没想那么多,不求挣大钱,先把事情做好。”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