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商人在非洲的创业故事

温州商人在非洲的创业故事非洲,这块投资热土,正吸引着世界各地的人前来投资淘金,不久前在北京召开的首届中非地方合作论坛上,更是签下了一笔“50亿美元&

温州商人在非洲的创业故事

非洲,这块投资热土,正吸引着世界各地的人前来投资淘金,不久前在北京召开的首届中非地方合作论坛上,更是签下了一笔“50亿美元”的民资对非投资大单。承办此次合作论坛的是北京温州商会,温商与非洲的渊源由此可见。其实,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有不少温商踏上了那片丰饶之地,占得先机。日前,记者连线了几位在非洲投资发展多年的温商,了解他们一路走来的创业故事与感受。

扎根西非,耕耘加纳近十载

日前,记者连线上位于西非的加纳温州商会会长黄永涛时,他正准备赶往机场返回加纳。黄永涛这次回国正是受邀作为加纳代表前来参加首届中非地方合作论坛。

黄永涛与加纳的结缘要从2003年说起。当时,在北京做生意的黄永涛结识了一位会说中文的加纳人,这名加纳人托黄永涛联系农药喷雾器的厂家,那一单生意,黄永涛赚了好几万元的佣金,他隐约嗅到了加纳隐藏的贸易商机。不久以后,黄永涛就办理了赴加纳的签证,到了加纳的第二大城市库马西。

库马西是加纳第二大城市、阿散蒂地区首府,位于加纳中南部,坐落在夸胡高原西南麓,东距首都阿克拉、南距西南部港市各为180公里左右,形成全国经济中心的三角形地区。

“到了那里以后,发现华人很少,只有二三个温州人在做贸易,市场还挺大。”黄永涛说,同时库马西还具备很多区位优势:它是加纳重要的工商城市,拥有多座可可加工厂以及锯木、纺织、食品、化学等工业,尤其以传统的编织和陶器手工艺品闻名。库马西还是全国首要的可可集散地和木材贸易中心。交通便利,公路密如蛛网,并有铁路和航空港。

在库马西,黄永涛发现当地经济以农业为主,对农药喷雾器的需求量很大,于是他就从做喷雾器生意开始。不过,在黄永涛经营还不到两年时,当地的中国人越来越多,这一块的竞争也愈加激烈,黄永涛选择了退出,转战加纳首都阿克拉。黄永涛转而经营起温州人的拳头产品:鞋,可惜由于缺乏经验,经营得并不好,他又转换到了箱包行业。两年以后,黄永涛多方考察以后,选择投资建立了一家塑料厂,生产塑料制品,同时还开了一家箱包组装厂,生产的产品销往非洲内陆的一些国家。目前年产量已经达到了1亿人民币。

从2003年踏上加纳到现在,温商黄永涛已经在非洲生活了近十年。如今,黄永涛还兼营服装、箱包贸易和汽车修理。黄永涛说:“经过了这些年,总算能够感觉到一切上了轨道,可以松一口气了。

中、南、西、北,温商足迹遍布非洲

南非温州总商会会长、温商朱书宏来非洲的年头更久一些,他到非洲投资发展已经12年了,他名下的朱氏鞋业贸易进出口公司、朱氏投资实业有限公司的业务遍及南非、津巴布韦、坦桑尼亚等国家;涉及鞋服贸易、地产、物业等。

全非洲浙江企业家协会会长、南非胡氏集团董事长、南非神奇芦荟有限公司董事长、温商胡李明,原本是在南非做外贸起家的。2008年,他发现了南非芦荟中蕴藏的商机,成立了南非神奇芦荟有限公司,通过和当地大学和药物机构的合作,开发出多项技术专利,目前年产值达到1600万元,在南非市场占有率达到11%,销量年增长率超过100%。

除了南部非洲之外,北非和中非都有温商投资的身影,温商林秋兰在贝宁开拓了一片贸易市场。2010年11月,温商王建平的哈杉集团同尼日利亚当地政府签订协约建设的“浙江——哈杉非洲自贸区”。还有温州企业家在尼日利亚拉各斯和奥贡州分别投资设立了温州企业园区、中国商品展示中心,开办国际旅行社、综合诊疗中心,组建当地商会等。

据温州市商务局公布的数据,截止到2010年年底,温州经政府商务主管部分批准在非洲设立境外企业和机构就达41家,投资总额5938.28万美元。同时,近两年温州与非洲贸易一直稳步增长。今年上半年,温州对非洲出口7.5亿美元,增长7.34%;进口1.57亿美元,增长9.27%,出口国家主要集中在尼日利亚、阿尔及利亚、加纳、贝宁等非洲国家,出口行业以鞋服等传统劳动密集型行业为主。

非洲有商机,投资需谨慎

“非洲市场潜力还是很大的。众多非洲国家资源丰富,制造业相对落后,日用品和食品大部分依赖进口。“在温商朱书宏看来,这些都是机会,温州的轻工、纺织、服装等日用消费品物美价廉,比较适合非洲人的需求。非洲资源丰富,除了少数几个国家经济比较发达外,还有很多未经开发的处女地,当地政府的经济开发水平还很落后,基础设施也很落后,这些都是潜在的商机。”

据非洲发展银行2012/2013年度《非洲经济展望报告》预测,2012年非洲经济增长将达到4.5%,到2013年将达到4.8%。另据非洲经济转型中心公布的数据,2011年,中非贸易额飙至1663亿美元,是10年前的10倍,中国连续三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对非投资也在大幅增长,2010年中国对非直接投资流量达21亿美元,是2001年的40倍。中国对非直接投资存量已超过147亿美元,在非设立各类企业2000多家。

在非洲近十年的黄永涛能够感觉到这几年非洲的发展势头。黄永涛说,“非洲资源丰富,很多产业空白急需填补,落后的行业可以赶超。整体的发展潜力比中国都好,现在欧洲深陷经济危机,很多原先在欧洲发展的温州人都转战到了非洲来寻找新的商机,甚至一些欧美的商人也来非洲抢摊,以至于现在非洲市场竞争很激烈。”

但是,温商在非洲投资发展也面临着劳工、法律、处理政府关系和文化差异等一系列问题。

黄永涛就见识过当地工会的强大,“当地工会的地位高,工人的维权意识强,厂里的工人工作日5点以后不上班,双休日不加班,给钱都不上班。结果就是在当地办厂,工人工资高,生产技术水平和效率却远没有达到标准,企业成本很高。”

另一方面, “在和当地政府打交道时,要比较需要智慧。投资初期,当地政府为了招商,会承诺很多优厚的条件,但是在资金进入之后,后续开发中可能会遇到落实困难的问题”朱书宏说,非洲矿产丰富,一些温州人包下了矿,却在开发的时候,发现之前的政府承诺无法兑现,迟迟无法开工,导致血本无归的例子不少。

朱书宏最后说:“虽然非洲看起来遍地商机,但是去投资还是要谨慎些,切忌盲目跟风。而且现在非洲市场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有意前来投资的,最好在投资之前,对当地市场、社会和法律进行了解。”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