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证思维的实现方式

辩证思维的实现方式世界上有两门学问最有用,一门是数学,一门是统计学。这话可不是我说的,它是那位坐在轮椅上的诺贝尔奖获得者霍金教授说的。此话甚得我心!凭我从事统计

辩证思维的实现方式

世界上有两门学问最有用,一门是数学,一门是统计学。这话可不是我说的,它是那位坐在轮椅上的诺贝尔奖获得者霍金教授说的。

此话甚得我心!凭我从事统计工作30年之感受,数学和统计学的确是最具普遍适用性的学问了。任你如何想象,广求宇宙奥秘,穷索量子理论,包括我们赖以生存的社会经济生活,没有哪一项的定性认知和规律性获取是能够离开这两门学问的。即如我们现在所进行的民主政治建设也离不开它们———投票就是统计大数法则的运用。

说这两门学问最有用是有客观依据的,可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主观臆说。我们都知道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哲学揭示客观世界有三个基本规律:对立统一,量变质变,否定之否定。其中的量变质变规律,讲的就是任何事物的变化都是从量的变化开始的,当量的变化达到一定的度的时候,质的变化就发生了。这个规律告诉我们,任何客观事物及其变化都具有数量特征,因此是可以用数学和统计学去量度和度量的。也就是说,这两门学问普遍的适用性是客观使然。

数学和统计学在认知事物的过程中具有不一样的功能,数学起工具性作用,统计学的功能则是提供方法,因而应属方法论范畴。

有意思的是,统计学所提供的基本方法与辩证思维的要求是一致的。何谓辩证思维?用全面的、发展的、普遍联系的观点看问题是也。在认知事物的实践中,怎样实现用全面的观点看问题呢?统计提供了大数法则!就是说对客观事物或现象定性认知要遵守大数法则。例如对上个世纪20年代的湖南农民运动如何定性?有人说是“痞子运动”!因为确实有大量的痞子参加了这一运动。但相对于千百万参加运动的农民来讲,这毕竟是“个案分析”。所以,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对这一运动定性为“革命运动”、“好得很”。他所使用的就是统计大数法则,从而实现了“用全面的观点看问题”。怎样实现用发展的观点看问题呢?统计提供了编制动态数列的方法。对各种事物或现象加以统计所形成的动态数列,为我们观察、研究、分析、把握其数量变化的特征、趋势、规律提供了依据,以至于用“随手画线法”也可以预知下一个观测点事物或现象的数量特征。怎样实现用普遍联系的观点看问题呢?统计提供了分组、分类方法。在统计实践中,我们利用事物或现象所具有的品质标志或数量特征,对事物或现象的数量表现进行各种分组、分类,从而为揭示部分与部分之间、部分与整体之间的关系性质,提供了依据。例如我国统计上几次对113个国民经济部门的《部门联系平衡表》即《投入产出表》的编制,就很好地揭示了地区的或国家的国民经济各部门之间的普遍联系,以至于根据该表所提供的各种直接消耗系数和间接消耗系数,只要规划变动表中的任何“一个”数字,就可以大致计算出所有国民经济部门的数量变化结果。所以,说统计是辩证思维的实现方式,至少是实现方式之一,大概没有什么问题。

我常想,若要真正学会用辩证思维的方法分析问题处理问题,认真学学统计的方法是一个便捷的途径。即便你不从事统计工作,只要你真正理解和掌握了统计的方法,你就自然而然地会成为一个辩证思维者。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