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脸萌CEO郭列:从学渣到App Store排行第一

7月19日,“腾讯产品家沙龙:90后企业家专场”在北京举行,脸萌CEO郭列进行了分享。

郭列出生于1989年,华中科技大学毕业后加入腾讯,2013年离开腾讯创业,并于13年底创办脸萌,今年6月,脸萌居于APP排行榜第一。

腾讯组织本次活动,主要是提醒世界,包括腾讯自己,一个新的时代已经到来,要向90后企业家学习,更好地了解90后,00后。在五个嘉宾中,郭列有一个特殊身份,他是腾讯前员工。

以下为郭列的讲话全文。

一、我的高中

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经历不复杂,学习也不太好,分享一些创业感受。

高中叛逆期的时候,我很喜欢古惑仔,觉得很酷,那种兄弟友谊很好,当时也很脑残。有一件事:离校门就500米,每次放学就是不走校门,从旁边的墙翻出去,觉得这样子更好玩一点点。

高中时也不是特别听话,还打过两次架,第二次较严重,人家报警,自己也满18岁了,班主任在操场哭。我想,打架我都没哭,班主任哭什么,我很感动,也很自责,班主任已经第二次帮我道歉了,再道歉不太好,因为不是我道歉,是他道歉。当时有想过要不要辍学,毕竟这个事挺严重,班主任说,还是很看好我,觉得我这个人不是特别坏。家里人也没怪我,说“没关系,我们打赢了”。我非常感动,觉得怎么会有这样的班主任和家长。

我给自己定一个目标,希望为他们考一个好大学,不是为我自己。我当时都不知道华中科技大学,据说跟武汉大学差不多,有时排名还略高,我想考上后他们会比较开心。我在高三时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希望考上华中科技大学。每天早晨5点半起床,晚上12点半睡觉,把手机一关,整整一年,我从一个学渣慢慢逆袭,高考成绩出来那一刻,有一女生问我考了多少分,我告诉她这个分儿,她就哭起来了,她在我们班是中上游,我的分数比她高很多。

二、我的大学

高考的经历很爽,你有一个目标,通过努力,实现目标。但进入华中科技大学之后,我发现没有什么事情要干,很迷茫。但有一点,我知道自己不喜欢什么,我给班里同学写了个邮件,说我不打算做自己专业了,上课看不到我,不要太想我,现在想起来,这个邮件挺傻,你不上课就不上课嘛,写信给同学干啥?

我尝试去做了很多事情。我去了一个协会,认识了一个做“挑战杯”创业赛的学长,他讲创业经历时,我仿佛觉得他身后有佛光,很吸引我去尝试创业。我决定也参加创业比赛,就我屌丝一个人,去忽悠跟我同龄及比我低一届的人,告诉他们可以一起来做事。我从一个人开始,到处贴传单,到处找人,整整一年。当时我们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希望从100多所学校里面,走到全国总决赛,一年之后,我们成功地闯入了全国总决赛,最后去上海被其他学校PK掉了。这个旅程让我觉得创业很好玩,跟团队在一起很开心。

这件事之后,大家找工作的找工作,该毕业的毕业。创业比赛留下来的东西很虚,赛完了什么都没有了,你没有干一个实事儿,只是参加一个比赛而已。然后我给自己定了一个新的目标,希望自己可以做一款产品,有千万、亿万的人在用。

我希望走在地铁里,看到一个人用我的产品,我会告诉他,“哥们儿,那个产品是我做的,然后就很瞧不起他这样子看他。”

脸萌真的做到了地铁里有人用,而且他在刷朋友圈,很多朋友圈的头像是脸萌,但是我没有勇气去拍他的肩,告诉他这是我做的。

三、腾讯岁月

抱着这个目标,我来到中国做产品最好的腾讯。进腾讯很难,要过关斩将,腾讯招实习生时,我没进,我还去“霸面”了两轮,腾讯没要我。我想,不然去学校介绍的实习吧,后来想想还是算了,我决定还是回家看一些互联网方面的书,自学一下。我是班上唯一没有找到实习机会的人,我妈妈很担心我,说这个孩子实习都找不到。

我度过了一个寂寞的暑假。到了9、10月份的时候,腾讯又来了,我笔试又没过,还没有写名字,然后我就去“霸面”,走到面试官的房间,面试官很好,他当时觉得我应该不太行,后来越面越High,发现一点小惊喜,就很成功地进到腾讯了。

当时创新工场经常来学校洗脑,说移动互联网很好,2010年的时候移动互联网的确很好,当时很想进腾讯做移动互联网。但是腾讯的面试是你走到哪个房间,那个面试官是谁,以后就跟着他了。我当时找的面试官是做电子商务的,现在他们在微信支付那边,也有一部分到了京东那边,我就跟着这个面试官走掉了。

当时,我对进到腾讯的憧憬是,应该是像现在这个样子,拿着麦克风跟大家介绍我的产品。但腾讯有2万人,你只是其中之一。你有很多东西要学,更多的事是大家分配给你的,这个时候就会有点问题。当时看《海贼王》,看着看着会哭,你说小孩子看动画片才会哭,那么大的人还会哭,但每次还是很向往。有一群伙伴做自己热爱的事情,做一些不一样的事。

四、失败的第一个产品

我觉得不能再待下去了,就出来了。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做一个很多人用的产品,因为海贼王的目标是做海上最强的男人,我们的目标是做APP排行榜第一的应用,这个很难的,因为有几百万个应用在这里,但画饼总比没有好。

之后我们有一个灵感来源,来自于《海贼王》,《海贼王》里有一个电话虫,每个电话虫长得像这个人,这个电话虫会学你的表情,它在《海贼王》里面是电话的功能,会学你的表情,你哭它就哭,你笑它就笑,电话那边看到的是一个在学你的表情的人,另外它长得像你,根据这个灵感我们做了两个产品,一个产品是微信表情“说说”,后面我会介绍,另外一个就是脸萌。

微信表情“说说”好不容易上线了,大概的功能就是这样子,你可以选个表情,这个表情没有声音,你给它配音,录好后它就成了一个表情和语音,可以发给你的微信好友和朋友圈。

但是,不是所有人适合配音,配音需要你非常放得开,标准配音员配得比较好。无论是“啪啪”还是“抬杠”,都有这个问题,就是用户录音的质量不是很高。微信和朋友圈也不支持这种格式,不易传播。

这个时候,钱也花得差不多了,开始过苦日子了。说三点经验,可能对后面创业的人有好处。

第一,之前几百个同事,大家天天玩得很High,腾讯真的很好,有很多活动、兴趣组、聚会。创业后,一个人在家里,像一个傻子,一起床走到客厅,整个房间只有你一个人,QQ从来不会响一声,就在那里呆着,有时候变成有点儿像神经分裂,会自言自语。

第二,在腾讯的待遇非常不错,当时就可以1000多块钱请大家吃饭,创业时发现钱不够用,要省着用,花6.5元吃两顿:3块钱买一块儿肉,1块多买一个青菜,自己蒸一个饭,大概6块多,可以吃两顿,中午吃一半,晚上吃一半。去年创业整整一年,从120斤瘦到了100斤。

最后一个,让我最担心的一个问题,就是最开始出来找的工作不错,爸妈很开心。出来后变成这样,他们会很担心,有时候回去穿的破破烂烂的,也很瘦,他们感觉我像在外面吸毒。

五、脸萌八面观

第一款产品没有成功,非常想放弃,想要不然算了,找个比腾讯差点儿的公司吧,回腾讯已经不太可能。

这是当时创业的环境,这个是我的小伙伴,他每个周末来到我家办公,这是我墙上挂的海贼旗,贴一些海报,这是我的工位,一个板凳、一个位置。

非常想放弃的时候,就想象一个画面:跟一群小伙伴一起,大家一起去庆祝说“yeah,我们达到了目标,我们实现了理想”,每每想到这个画面,好像鸡血又打满了,我希望还是继续可以把产品做完、做好,所以就出现了脸萌。

后来我们拿到IDG的天使融资,脸萌上线,生活比较好了。我简单分享一些产品的观念。

第一、最开始更多是兴趣爱好驱动,我们也看到一些数据,21岁以下用户,用头像和考试类应用特别多。我们觉得,个性化展示是年轻人的一个刚需。

第二、无论是猎豹浏览器,还是其他互联网产品,大部分团队和资源都在做一件非常小的事情,你才能在单点获得一些突破。

第三、我们在腾讯学到的,最重视用户反馈。无论是张小龙还是马化腾,他们每天都会看很多用户的反馈,通过反馈不断打磨产品,产品会从量变到质变。

第四、对用户真诚,我们的产品不做弹窗,这点做得比腾讯还好,QQ经常出现弹窗,说有一个视频赶紧看吧,有一个活动赶紧参加吧,我当时很讨厌,所以我们就做无推送,连评分提示都没有的应用,一个很纯粹、很干净的应用。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