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揭秘编程教培机构匆忙转型存四大乱象

  国家“双减”政策出台1个多月,众多教培机构逐步转型素质教育。“以前是卓越、新东方等这些教培机构派传单,现在变成了机器人培训、少儿编程课的机构在派传单”,据了解,一些原本做K12的教培机构转型非学科类的素质教育培训,而少儿编程是不少机构转型的方向。一时间,少儿编程赛道再度火热。

  记者走访市内少儿编程机构发现,如今市场上的少儿编程机构存在价格相差较大、师资力量参差、缺乏行业标准等乱象。业内人士透露,随着部分原本做K12教培机构纷纷涌入少儿编程培训,导致行业良莠不齐。

  乱象1

  价格混乱 几十元到几百元/堂课不等

  “一年级时候帮孩子报过机器人兴趣课。大概是300元~400元/堂”。市民黄小姐告诉记者,当时她替孩子报读的少儿编程机构是一家全球知名品牌机器人机构。全媒体记者调查了解,目前市场上少儿编程课程的价格相差大,例如上述机构的一堂课收费高达数百元,有的大中型机构报价70~80元/堂,有的小机构为了吸引消费者报名,更打出了免费体验课程或1元课程优惠。据了解,目前国内培训机构的少儿编程课一般会教两种语言,一种是图形化编程语言Scratch,另一种是代码语言Python。Scratch用拖曳指令积木的方法编程,操作简单容易理解,不少机构对于利用Scratch图像化编程语言来吸引低龄儿童,比如一年级到三年级的零基础初学者入门。Python语言再进一步则是C++语言。

  乱象2

  部分教培机构急于转型 编程机构资质参差

  本地一家编程机构负责人透露,自从“双减”政策公布后,一些本身做K12教培的机构找到他们,“希望用我们的教材,‘变身’素质教育机构”。据了解,多家从事K12学科培训的机构在“双减”政策下,选择转型少儿编程教育。

  黄小姐表示,从其他家长口中了解到,有的学了两三年,少儿机器人编程就没有继续了。“即使是知名的机器人编程机构,高阶编程课基本很少,因为这需要机构大量资源投入”,有知情人士透露。

  有家长说,“我家楼下最近就新开了一家少儿编程教育培训的”,对这些机构的资质与教学能力表示质疑。

  K12教育机构转型编程教育行业,是需要人才梯队、技术支持等一定门槛。原本K12教培机构的学科老师能转型做教信息编程的,“基本没有”,中山大学计算机学院林瀚老师表示,大学计算机毕业,并从事计算机教育的不多。“目前的状况是,计算机的毕业生更多选择去互联网大厂、游戏公司等”。

  目前本地拥有信息竞赛经验,并懂得教算法编程的师资情况如何?“估计不超10人”,林老师如此表示,“信息编程教育有门槛,学科教培机构的老师硬转是转不过来的”。

  乱象3

  家长初衷:打游戏不如学编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对于编程许多家长一知半解。“毕竟计算机不像语文、数学、英语、音乐、绘画等普及,它是相对小众的”,业内人士对全媒体记者表示。机构的课程设置是否合理?学到什么阶段?学完兴趣课后,下一步该如何提升?许多家长都是“云里雾里”,甚至被一些机构“忽悠”。

  算法编程不单对数学思维培训,还包括了英语能力、阅读水平、逻辑思维等综合素质的锻炼。广州图灵编程创始人如此表示,编程的学习在培育孩子逻辑思维的同时,也同时培育其专注力。“专业+合理性的课程设置相当重要”。

  在欧美国家,编程教育有较好的基础,暨南大学数据研究院首席架构师兼广东省初等数学学会副会长陈诗峰表示,在国外,低龄的启蒙编程教育会在社区学校就开展。如今,市场上规模化的是低龄+线上学习的机器人编程,涉及算法、信息学奥赛编程的专业机构很少。

  乱象4

  资本涌入 有少儿编程机构被执行

  两三年前,少儿编程已成为一个“风口”,随着资本的蜂拥而进,市场曾一度混乱,并进入洗牌期。近日,本地某K12教培机构宣布关停的同时,其创始人公开表示,将专注少儿编程教育。并在该行业进行了相关投资。今年7月,天眼查App显示,近日,在线青少年儿童编程平台“傲梦编程”关联公司上海傲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200万元,执行法院为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资料显示,上海傲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月,注册资本100万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最大股东为袁哲栋。

  据企业征信平台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1~8月,少儿编程赛道共涌入12起融资事件,披露融资总额超16.05亿元人民币。

  机构预测,2021年以及未来的两到三年,还将有更多跨界投资机构进入少儿编程赛道,新的创业者也将层出不穷地涌现。“我们乐于见到更多同行进入这个赛道”,上述创始人指出,他更希望看到编程教培行业正向的发展,而不是机构无序地滥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