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第一轮大撤退

  5月27日,高途集团创始人陈向东在小早启蒙的全员会上,请所有员工一起读一遍《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33条。

  跟着读完“幼儿园、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进行小学课程教育”后,前一天还开开心心工作的李丛发现:自己失业了。

  在线教育遭遇强监管后,头部企业将第一把火烧向了低幼赛道。

  陈向东对着小早启蒙超过1000人的团队诉说自己内心的压力,他在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最新宣贯中幡然醒悟,小早启蒙实际上做的是法律严厉禁止的事。

  即将入职的刘庆是在新闻报道上得知小早启蒙“退市”的,5月他才拿到小早启蒙的offer,做好了交接准备在原单位离职。看到新闻后,他主动询问了HR,6月1日,HR向他明确了offer作废的消息。

  HR还告诉他,自己也要离职了。

  继高途后,6月7日作业帮也传出低幼业务线撤裁的消息,其旗下多个业务产品已全面停止低价促销课和转发赠礼活动。同时,《豹变》获悉猿辅导旗下的斑马部门推迟了多位百搜网的入职时间,有应届生得到答复称“无限期推迟入职”,也有已签约三方协议的应届生面临毁约,正寻求赔偿。

  既能承托家长对孩子赢在起跑线上的希冀,又能为在线教育K12业务输送“预备军”,低幼赛道一直是在线教育勤耕的一方沃土,也被资本和创业者视为继K12后最优质的教育细分赛道,如今陷入“违法”争议,最先感受到猛烈的政策炮火。

  低幼赛道熄火

  新版《未成年人保护法》,拉开了此次在线教育大裁员的序幕。

  裁撤低幼业务线,让许多在线教育机构放过了最小的孩子,但给即将进入社会的“大孩子们”上了“最后一课”。

  五月底的一天,余朵收到了猿辅导HR发来的一条消息,告诉她6月4日是斑马AI的最后一批入职培训,询问她是否参加。余朵立即选择了同意,和另一位同样要入职斑马AI的朋友一起买好了飞往郑州的机票,并开始准备租房。

  让她没想到的是,尽管已收到了入职时间精确到6月4日几点几分的邮件,隔了一天,这位HR便再次联系她们:入职取消,后续待定。

  退机票去掉了两位应届生大半的生活费,用余朵的话说,她们濒临“破产”,但更糟糕的是,她们手头已经没有其他offer。而此时,她们的毕业答辩已经结束,应届生求职的黄金期已远去。

  余朵是在2020年的秋招中投中了猿辅导的斑马职位。

  这是猿辅导旗下非常重要的业务线,2021年3月,财联社曾报道斑马AI课2020年总营收在50亿左右,2021年收入目标为100亿,承载了猿辅导的万丈雄心。

  通过了初轮面试后,余朵进入了每天淘汰人的培训阶段。三天的线上培训里,余朵了解了辅导老师上课的流程和微信群运营,还有一天专门用来学续报打电话。从早上八九点到下午五六点,她每天记笔记,在放学后按要求将笔记发送给HR检查,并在课后完成每天拍视频录儿歌等作业。

  培训通过后,2020年11月,她如愿拿到了offer,这份offer被猿辅导承诺可以保留到7月,中间任何时间都可以入职,她原计划一毕业就去入职。

  “可能七月份入职”,在6月4日的入职取消后,HR给了余朵新的时间表,但两天后,余朵应聘了同一部门的同学再次询问HR,“最快入职也要九月份了”成了新的回答。

  “很难再等下去”,余朵无奈地意识到即便是大公司的承诺对应届生来说也并非保障,“还没来得及租房”是她唯一的幸运。

  随着低幼业务的偃旗息鼓,在职员工同样经历着寒冬。

  在作业帮所在的北京海淀区开拓大厦,6月7日下午,有用户在脉脉爆料,作业帮的员工排着长队在离职。

  有用户爆料,作业帮的低幼业务鸭鸭启蒙进行了裁员,试用期员工裁员后获得一个月补偿,正式员工的补偿均按法定的N+1政策。裁员涉及到鸭鸭启蒙的大部分员工,有员工表示:“感觉几乎整个部门都被裁了。”

  尽管作业帮回应称网传大裁员为正常的人员流动,但四天前,已有脉脉认证的作业帮员工爆料称低幼业务所有课程项目都已停止运营。内部低幼项目的员工大多对裁员也早有准备,消息被媒体曝光不久,就有员工回应称:“电脑都早就还完了。”

  受到影响的不仅是涉及课程教育的低幼业务,数理思维、编程等细分领域的公司也主动收缩。

  留学归来的陈乐即将入职一家深圳的编程教育公司的海外部,落地深圳的当天被告知offer作废的消息。她所面试的少儿编程教育公司往往被列入素质教育的范畴,与应试并无强挂钩,是她精挑细选“看起来最有发展前景,平台也比较大”的公司。

  但被通知无法入职后,她询问了同批的其他预备入职者,发现该公司取消了所有人的入职。

  “低幼赛道学科业务的危机产生了连锁反应”,在陈乐看来,形势的严峻超出许多人的想象。

  明天在哪里?

  2020年,低幼业务线还是在线教育公司纷纷关注的“明星赛道”,如今最先感受到监管压力。

  与K12针对的小学、初高中未成年学科教育不同,低幼启蒙赛道主要是面向8岁以下儿童。

  率先尝到在线启蒙红利的教育机构是猿辅导。2017年11月,猿辅导上线斑马英语APP。到2019年下半年,已经实现单月营收额突破亿元,续费率高达56%。低幼启蒙教育的成长潜力这时被行业看到。

  2019年底开始,巨头公司陆续入局在线启蒙教育赛道,字节跳动上线了“瓜瓜龙”、作业帮推出了“鸭鸭”,此外还有跟谁学旗下的“小早启蒙”、好未来的“小猴AI课”等。2020年2月,斑马英语宣布正式更名为“斑马 AI 课”,并拓展了思维、语文等产品。

  大家布局低幼赛道的逻辑很简单。

  抓住了年纪最小的那一批用户,自然会延长整个在线教育的用户生命周期,更方便为K12阶段的学科教育或者其他产品带来流量。

  而且这一领域的格局尚未稳定,头部集中度远不如K12,留给后来者更多空间。

  随着早教理念的传播,“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让更多家长在焦虑中氪金,融合了素质教育和应试双重属性的低幼启蒙赛道,在资本和创业者看来非常有潜力。

  据艾瑞数据显示,2020年低幼教育公司融资额97亿元,平均单笔融资2.6亿,较2018年的单笔融资1.2亿翻一番。美术宝、编程猫、火花思维等在2020年的融资额均超过15亿元。

  而疫情更是给线上低幼教育市场烧起了一把火。

  “叽里呱啦9.9体验课,附赠绘本儿歌课”“2-8岁学什么?上斑马,学思维,学英语”“瓜瓜龙启蒙,2-8岁孩子主动爱学的启蒙课”……过去一年中,通过低价课程吸引关注,这些广告频出现在短视频等线上平台和地铁、电梯间等线下场景。

  根据“创业最前线”,2020年9月,斑马AI课仅在抖音等线上效果类媒体上的日均投放量就达到600万元左右,一个月下来投放额接近2个亿。

  而业务的快速扩张,背后是低幼赛道相关人员的大扩招。2020年4月,疫情影响还没有消退的时期,斑马AI课及猿辅导曾表示面向全国开放超过一万个就业机会。2021年1月,瓜瓜龙启蒙还宣布将在未来两月招聘2000人。

  监管风暴的降临,让在线教育快速冷静下来,而低幼业务最先被冰冻。可以预见的是,K12业务也面临调整,在线教育公司必须将目光投向更多地方来弥补空虚。

  成人教育和素质教育成为最容易抵达的远方。

  成人业务能够完全避开国家对“双减政策”的监管,过去几年中,尽管并未作为核心业务,但跟谁学、猿辅导、作业帮均有涉猎。2021年一年,作业帮更是推出了专注成人教育领域的独立品牌“不凡课堂”,将成人英语、财会、公考、教师资格考试等进行了整合。

  低幼业务浇灭的一些“野心”或许能在成人业务中得到再一次生发,但入局者众多的同时,成人业务难以回避用户生命周期短、续报率低等问题。

  尽管将成人教育提到了新的战略高度,2020财年中,高途成人业务的营收增长了117.3%,但仍然不及K12业务的1/7,成人赛道短期内显然难以弥补在线教育公司在低幼和K12上的失落。

  素质教育正在进入一些在线教育公司的视线,它能满足在线教育公司继续从幼儿“收割”用户近十年的愿望,让素质教育的需求一路陪伴孩子的长大。但如何将更重线下互动、体验,甚至与自然、环境相结合的素质教育项目搬上线上,对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来说,是个不一定能得出答案的问题。

  机会仍然存在,但关停低幼业务“断尾求生”的同时,关于未来的想象力正在流逝,这才是在线教育最大的危机。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