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部门力挺乡村市场 打造消费新增长极

  乡村消费以连续8年快于城镇的增速,成为我国消费市场的重要增长极,也成为接下来促消费扩内需的重点。记者注意到,近期以来,多个部门频频部署,从健全农村现代商业体系、完善物流配送体系、优化产品服务供给、推动农民收入农村消费双提升等环节发力,全面促进乡村消费市场提质扩容。

  分析指出,中国农村人口数量广,基数大,但消费潜力还有待进一步发掘。随着政策部署相继落地,农村大市场将成为我国促消费扩内需的重要增长点,为建设强大国内市场增加动能。

  农村市场成重要增长点

  “回家乡两年了,卖苹果最好的时候每月能赚3万(元),比在北京打工强。”山西运城万荣县是全国知名的苹果产区,范腾达自小家境贫困,早早离开家乡,成为北漂打工者。前几年,范腾达在好友的带领下,放弃北漂回到家乡,在拼多多上把万荣苹果卖到了全国各地。

  农村电商发展了,农产品卖出去了,农民的购物能力提升了,购物渠道也畅通了。京东发布的县乡消费研究报告显示,近年来,县乡地区的网络消费蓬勃发展,2020年县乡地区的网购用户数增长超过往年。京东2020年财报显示,新增的1.1亿活跃用户中超过80%来自下沉市场。苏宁大数据显示,“五一”假期,农村市场家电订单同比增长2倍以上。

  事实上,农村消费已经连续多年保持快速增长,并呈现升级趋势。商务部流通发展司司长刘德成5月19日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2020年,乡村消费品零售额达5.3万亿元,比2015年增长26.1%,连续8年快于城镇。农村消费升级趋势明显,2020年,农村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娱乐、交通通信、医疗保障消费支出分别比2015年增长了35.1%、58.3%和67.6%。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义增速和实际增速分别快于城镇居民4.1和4.0个百分点,城乡居民收入相对差距继续缩小。数据还显示,1-4月,乡村消费品零售额18140亿元,增长26.5%;其中,4月份乡村消费品零售额4265亿元,增长17.8%,超过城镇增速0.2个百分点。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副院长赵萍表示,过去10年,农村消费能力增长速度一直高于城镇,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基本上每年都会高于城镇1个百分点。从消费端来看,农村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也呈现快速增长态势。

  重磅部署接连落地

  促农村消费路径明晰

  满足农村消费升级需求,进一步释放下沉市场潜力,已经成为我国促消费扩内需的重要着力点。“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完善城乡融合消费网络,扩大电子商务进农村覆盖面,改善县域消费环境,推动农村消费梯次升级。

  今年发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意见》也将消费列入乡村振兴的重点任务之一,要求全面促进农村消费。并从加快完善县乡村三级农村物流体系,深入推进电子商务进农村和农产品出村进城,完善农村生活性服务业支持政策等方面进行部署,以满足农村居民消费升级需要,吸引城市居民下乡消费。

  “突出农民收入、农村消费双提升,这是发展农村商业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在上述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说,农村流通连接生产与消费,乡镇和村两级消费市场占我国消费市场总体的38%,具有巨大的消费潜力。

  其中,健全农村现代商业体系作为生产与消费的联通环节,成为畅流通、促消费的重要着力点。1月5日,商务部等12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提振大宗消费重点消费促进释放农村消费潜力若干措施的通知》,明确补齐农村消费短板弱项,提出完善农村流通体系。4月27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从加强县域商业体系建设,促进流通畅通和农民收入、农村消费双提升等方面作出部署,进一步明确了促进农村消费的具体路径。

  王炳南表示,“十四五”时期,将实施县域商业建设行动。商务部将会同有关部门建立专门工作机制,加大财政扶持力度,创新投融资模式,加强规划指导,强化指导考核,推动各项措施落实见效。

  农业农村部、国家邮政局、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等多个部门也作出部署,聚焦农产品上行、乡村功能拓展等关键点,多措并举推动农产品出村进城,吸引城乡居民下乡消费,活跃乡村经济,促进城乡双向流通。

  找准关键发力点

  激活农村大市场

  有分析指出,中国农村人口数量大,是潜在的消费蓝海,但消费潜力还有待进一步挖掘。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居住在乡村的人口为50979万人,占全国总人口的36.11%。在消费端,2020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9.2万亿元,其中乡村消费品零售额5.3万亿元,占比约为13.52%,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表示,农村消费是个大市场。要激活这一大市场活力,就要找准关键点、着力点。

  王炳南介绍,“十四五”时期,将把县域作为农村商业的切入点,强化县城的中心地位,发挥镇的重要节点功能。通过重点改造升级一批综合商贸服务中心和物流配送中心,强化县城综合商业服务能力。同时,在乡镇,重点改造升级一批乡镇商贸中心;在村里,要把一批“夫妻老婆店”改造升级为新型连锁便利店。

  在迟福林看来,农村消费加速升级,耐用消费品在农村仍有较大市场空间。他同时提出,电子商务加速覆盖农村,全面促进农村新型消费既有利于激活农村消费,又有利于促进城乡消费市场融合。

  商务部研究院流通与消费研究所副所长关利欣也认为,城乡居民消费存在梯次升级特点,农村居民对耐用消费品和服务消费的需求不断增加,线上消费方式逐步渗透,消费正从生存型向发展和享受型转变,对优化农村消费市场的产品供给和服务供给提出了更高要求,农村消费市场需要更加多样化的有效供给。

  迟福林建议,未来5至10年,应把促进和激活农村消费新业态作为重点发展方向,推进农村社会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的革命性变革,在畅通城乡经济循环前提下放大农村经济的功能,为全面融合的新型城乡关系奠定坚实的经济基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