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外教育培训机构迎来“监管大年”

  决策层频繁喊话加强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管理,新一轮治理正在纳入日程。

  3月9日,网上流传一份显示由朝阳区教育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工作组办公室发布的,名为《关于继续做好我区中小学学科类培训机构、外语语言能力培训机构及与中高考高度相关的学科类培训机构停止线下培训和集体活动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的文件,引起了教育培训机构管理者们的焦虑。《通知》要求有关单位要全面排查,建立台帐;加强巡查,杜绝复开;强化统筹,联动执法。按照上述《通知》要求,三类培训机构(中小学学科类培训机构、外语语言能力培训机构及与中高考高度相关的学科类培训机构)继续停止线下培训和集体活动,具体复课时间另行通知。

  3月11日,经济观察报记者数次拨打上述《通知》所留的朝阳区教育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工作组办公室的联系电话求证文件真实性和相关内容,截至发稿未获接通。3月12日,经济观察报联系了朝阳区教委宣传处人士,对方称尚不知道这一通知。

  当日,北京市教委在官方账号中发表声明称:网传“北京继续暂停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线下培训和集体活动”消息,市教委明确表示此消息不实,并表示市教委已启动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有序恢复的工作,支持符合办学标准、有益于学生学识和综合素质提升的校外培训机构依法依规开展线下培训。同时,这一声明中也提及将针对一些群众反映强烈突出的诸如虚假广告、退费难等问题,在有序恢复中将进一步规范管理。

  中国民办教育协会研究会副会长马学雷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政策层对教育培训中存在违规等行为,特别是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违规行为进行的严格管理是不会放松的,整个政策逻辑比较明确,教育是事关民生的一项基本内容,社会反映强烈,发展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是教育改革的重心。政府希望校外教育配合整个基础教育的系统性改革,不要助长教育焦虑,不要引导学生家长“抢跑”。

  进入2021年,北京市已经针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了数轮的检查,其中一轮检查范围已经不仅包括疫情防控的相关政策,还涉及教师资质、信息公示、培训课程等内容。

  受网传消息和市场情绪影响,多支教育类上市公司股价在3月11日出现大幅下跌。

  这种担忧并非没有根源,经济观察报梳理南昌、珠海、武汉、山东淄博、贵州荔波县等多地在此前后均开始了针对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的规范或颁布了相关的政策,而“治理整顿校外培训机构”已经被明确列为2021年教育工作议程的重点。

  监管的推动之下,经历了一年疫情考验的教育培训机构又将迎来规则的改变,一系列的经营调整也在推进之中。

  一位教育机构负责人表示,“减少投放预算、自查自整,加大‘地推’力度和探索更多私域流量获客方式,已经是目前很多机构普遍的共识。”

  监管风向

  进入2021年,基于疫情防控的需求,北京市针对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机构进行了数次检查。

  1月16日至17日,北京市教委督查组基教分组采取了“四不两直”(源于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建立的安全生产暗查暗访制度,分别为“不发通知、不打招呼、不听汇报、不用陪同接待、直奔基层、直插现场”)的方式,对海淀、朝阳、西城等8个区共49所校外培训机构,重点围绕入校测温、验码登记、佩戴口罩场所消杀等疫情防控工作进行了实地检查督查。

  此次督查通报了一批存在风险隐患的培训机构,通过的培训机构主要集中在海淀、朝阳和西城三区,风险隐患包括教室封闭且安全距离不达标、落实全员戴口罩要求不坚决等。

  根据北京市疫情防控总体要求,1月23日,北京全市培训机构暂停线下培训和集体活动。

  停课后,北京市以及各区的多个部门针对校外培训进行了一轮检查,这一轮检查方向已经不仅包括疫情防控政策的执行,还包括教师资质、信息公示、培训课程等方面。

  检查的结果在2月26日披露,根据披露的信息,校外培训机构涉及的问题包括未按要求暂停线下培训和集体活动、擅自恢复线下培训、未按要求落实疫情防控措施等疫情防控方面的风险隐患,还包括未按要求公示相关信息、违规宣传竞赛课程等经营方面的问题。

  问题涉及的机构总计14家中,以注册地和“问题校区”所在地划分,13家位于朝阳、海淀两区,其中海淀区的数量为7所。

  北京市教委表示市区相关部门将持续加强校外培训机构日常监管,坚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坚决查处各类违法违规行为,全力维护校外培训市场秩序。

  3月12日,北京教委发布的声明中提及一段时间以来,有些培训机构存在疫情防控不到位、虚假广告、退费难、超纲超前教学、教学质量不高等问题,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家长和学生对此意见较大。针对这些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在有序恢复中将进一步规范管理。对打着教育旗号侵害群众利益的行为,紧盯不放,坚决改到位、改彻底。

  机构如何应对?

  从1月23日暂停线下培训以来,校外培训机构停课已经接近两个月。

  2月26日,北京市教委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全市中小学开学之后(3月1日),根据各区的统一安排,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可以向区教委申请恢复线下培训,经审核通过后,有序恢复。

  海淀区教委在3月1日公布了一则名为《中小学幼儿园开学,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恢复也有新进展》的工作动态,其中提及“在中小学开学之后(即3月1日),根据各区的统一安排,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可以向区教委申请恢复线下培训,经审核通过后,有序恢复。”

  在上述声明中,北京市教委表示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要根据疫情防控、办学标准和行为规范等要求,按照“自查自评、书面申请、检查整改、公开承诺”程序,向各区教委提出申请,经各区教委审核通过后可有序恢复。对不符合要求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要进行整改。

  上述教育培训机构负责人在3月11日接受采访时表示,线上课程原定于将在一周后课程转回线下,但现在仍是停止状态,报名线下课程的学员仍继续在线上上课,何时能恢复线下授课仍属未知。”上述教育培训机构负责人说道。

  采访中多位培训机构人士表示,此前的计划是在3月15日之后,开启线下复课等计划。

  在上述负责人看来,整个2021年监管会进一步严格,疫情中还未完全恢复的教培机构也将迎来一次更大的挑战,他的机构也已经在调整北京地区线下校区的扩张计划,外省目前看来相对较好,但也有计划将地方的线下校区运营点改为体验店的方式。

  因此据上述负责人透露,“减少投放预算、减少企业曝光度,加大‘地推’力度和探索更多私域流量获客方式”已经是目前很多机构普遍的共识。“线上业务不能停且会放更多重心,预计OMO(线上线下结合)模式将行业主流,大型培训机构很可能采用线上线下同一老师、同一班型和同一课程进度的做法,来稳定家长和学生。”

  一位学科类辅导机构的管理层分析,监管趋严的形势下,头部机构仍然会聚焦一二线城市,所以一二线城市人群密集区域观看的网综贴片广告、公交站牌广告的还会继续投入和推广。打出下沉旗号的在线机构反而会收缩力度,开启地推、社群运营等更加省钱的方式获客,所以整个在线教育行业2021年分层趋势会更加明显。

  但他也表示,下沉市场并不好做,客单价格很难做高,特别是4线城市以下的城镇,线下培训机构的课时费用只有20元/小时,在线网课毫无优势。2021年大概率以下沉市场为布局的机构会围绕3-4线城市竞争,很难再深入,而下沉市场家长群体依靠口碑传播,更适合地推的方式。

  反思之时

  监管动向之下资本市场反应强烈,北京时间3月10日晚,中概股教育类公司股价纷纷大跌。根据新东方、好未来、跟谁学当日缩减市值计算,仅这三家教育培训机构一夜间就累计蒸发约753亿元人民币。

  “北京作为教育机构最密集的地方具有示范效应,治理机构的经验也可能向其他区域推广,这样也会刺激很多区域龙头组建自己的网校。”上述培训机构负责人说。

  3月11日,武汉开始在全市范围开展针对校外培训机构利用合同不公平格式条款侵害消费者权益违法行为的集中整治,集中整治将维持到今年10月。

  经济观察报梳理,近期,南昌市、珠海市、山东淄博高新区、贵州荔波县等多地也开展了针对校外培训机构规范的行动或者颁布了相关政策。其中南昌市要求校外培训机构应当依法依规建立以校长(行政负责人)为主要负责人的执行机构,校长(行政负责人)依法行使教育教学和行政管理权。应当依法建立相应的监督机构;珠海市教育局则在3月8日公布了一批办学行为规范的“有证有照”校外培训机构白名单,名单中总计290家培训机构,珠海市教育局表示希望各校外培训机构自觉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具备办证条件的可依法申报,不具备办证条件的应终止培训并妥善处理遗留问题。

  这种监管并不局限于线下培训机构,也不局限于经营合规性问题。3月12日市场监管总局披露了十起互联网领域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作出行政处罚的决定,其中涉及两起互联网巨头对在线教育机构的股权收购案,分别为腾讯控股有限公司收购猿辅导股权案以及好未来教育集团收购哒哒教育集团股权案。

  频频爆雷跑路的线下辅导机构,以及疫情中获得空前发展的在线教育企业在资本助推下的一系列营销乱象,线上线下教培产业的种种乱象正在拨动教育监管者的神经。

  从去年年底到近期,来自政策层对培训机构的喊话和监管风声愈趋紧张。

  202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中,治理整顿校外培训机构被明确列为今年教育工作议程的重点。2月23日,教育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中,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强调,今年还会进一步加大治理力度,从严审批培训机构,强化培训内容监管,规范培训服务行为。

  2021年两会期间,多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建议、提案也涉及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问题,其中不乏高层针对“校外培训机构乱想”问题的发声。

  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复课的消息并不意味着监管的力度有所弱化,北京市教委在上述声明中提出恢复线下培训后,市区将继续依法依规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严格管理,特别是针对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进一步加强对教师资质、超纲超前教学、教学质量不高、预付费资金、培训服务合同、未成年人保护等方面的监管,确保广大学生和家长的合法权益。

  马学雷认为,政府对学科类培训机构的监管和规范会持续推进常态化、持续化,且不分线上教育、线下教育的方式,只要涉及中小学学科类辅导的机构都包含在内。“过去20年义务教育发展不均衡,教育评价以分数为主导,校外教育作为‘影子教育’,一直是校内教育的延伸和反映,既往的教育模式和教育消费的惯性决定了规范治理不可能短时间内完成。”

  马学雷表示,政府目前在做的是基础教育的系统性改革,以建设公平和优质的教育,促进学生健康成长、促进各类高校科学选拔人才、促进社会公平公正为目标,从校内到校外,线下到线上,教育到教学,从学习到评价,从考试到招生进行系统性改革,义务教育要均衡优质发展,普通高中要多样化有特色发展,高考和招生同步配套改革,所以,社会教育焦虑的减轻,也需要一定时间的努力才能看到效果,在过程中政府需要家长和培训机构的配合。

  种种迹象之下,新一轮对教培机构和教育企业的治理正在纳入日程。上述教育培训机构负责人也表示,“部分机构和企业在‘做大、做强’的趋势下确实存在很多不规范行为,这点我们是拥抱监管的,但教育培训之所以如此火爆也有市场需求的存在,因此堵不如疏,也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分类看待。”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