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又见面了 离别76天,武汉“归队”

4月8日0:40,武昌火车站1站台,乘坐K81次列车的旅客正在有序排队上车。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李溪 摄)

4月8日零时,青郑高速武昌收费站,武汉市洪山公安分局民警撤除隔离栏,打开出城通道。(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魏铼 通讯员 刘桑萍 罗维舟 摄)

4月8日零时,武汉市府河收费站,车辆有序离汉。(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蔡俊 摄)

武昌火车站:首批468名旅客离汉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汪洋 雷闯

4月8日零时24分,由西安开往广州的K81次列车,稳稳停靠在武昌火车站1站台。

26分钟后,列车启动,继续南下,共有468名旅客乘坐这趟列车。这是武汉解除离汉通道管控后,首批乘坐列车离开武汉的乘客。

48岁的张忠香带着12岁的儿子,跟在长长的队伍后面,在工作人员引导下,队伍有序行进,他顺利登上1号车厢。

找到座位,放好行李,张忠香透过车窗向外看:“再见,武汉!”他将乘坐这趟列车抵达广州,然后转车至潮州,回公司上班。

张忠香老家河南,1月22日搭乘火车从潮州出发,23日到武昌,计划转车回河南,“不凑巧的是,那天武汉封城了,我们回不去,就近住在武昌火车站周边酒店。”他说,滞留武汉76天,先后换了4家酒店。如今公司已复工,就不回老家直奔广东了。

离汉人员中,50岁的王荣秀的情况与张忠香类似,她在广州一家化妆品公司上班,春节前回四川老家,1月23日乘坐火车到达武汉,打算在武汉转车回四川,受疫情影响,也回不去,先住在武汉的朋友家,后来作为滞留在汉的外地人员入住集中安置点。4月7日晚,集中安置点安排车辆送她到武昌火车站。

来自枣阳的90后李倩倩在广州一家电商企业上班,1月22日回老家后,一直宅在家,最近急着回广州上班,但没有买到票,好不容易在网上刷到K81次列车的卧铺票,随后由弟弟开车送她到武汉乘车。

武汉人刘敏夫妻在广州工作,也要急着回去上班,却没有买到动车票,“不管什么车,能过去就行!”

来自黄陂六指街的一家4口,提着大包小包上了车,“我们在广州打工,两个孩子也在那边上学。老板催了好多次。”

武汉解除离汉通道管控后,夜幕下的武昌火车站,再次见证历史。

4月7日22时30分,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来到武昌火车站西广场时,工作人员提前打开进站口,旅客有序进站。

进站口新设了两个工作亭,工作人员一一查验旅客健康码,这是进站的第一道关卡,也是最重要的一道关卡。之后,旅客持车票和身份证按原流程进站,在进站过程中增设了体温检测环节。如果发现旅客体温异常,立即由驻站医生进行处置。为避免人群聚集,旅客进站后,在候车大厅也分散着坐,有专人手举车厢号标识牌引导。

省交通运输厅相关负责人介绍,1月23日,武汉市正式关闭火车站、高速公路、飞机场、客运站等离汉通道,整整76天。4月8日零时起,离汉通道卡口全部拆除,铁路开通武汉辖区17个车站除北京外的始发运行,武汉天河国际机场恢复不含北京的国内出发和到达航班,水运将恢复除游轮以外的其他客轮、轮渡,公路将在继续做好包车运输的同时,有序恢复跨市州、跨省市的班车客运。

武汉“东大门”:

15分钟300多辆车离汉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唐晓安

“解封了!终于可以回老家见父母了。”4月8日零时,随着放行令下达,距武鄂高速龚家岭收费站口约50米的防护水马被移除,一字排开、约3公里多长的车队,在武汉东湖风景区交通大队数名汉警快骑机动中队护送下,缓缓驶出龚家岭收费站。

武鄂高速龚家岭收费站口素有武汉“东大门”之称,从这里可直抵鄂州、黄冈、黄石,并可驶向全国。

第一辆驶离龚家岭收费站的是辆白色小汽车。车主黄先生老家在重庆云阳,得知解封消息,夫妇俩中午就驾车抵龚家岭收费站。

黄先生非常激动。他说,自己在宁波开了一家小面馆。1月23日,夫妻俩驾车从宁波出发准备回重庆过年,不料在武汉下错高速,出不去了,就留在武汉。

家在江西九江的余焱秋,33岁,多年在汉经商,原本腊月29日开车回家过春节,年货都备好了,没想到有事耽搁留在了武汉。

“原以为封城就半个月,没想到是整整76天,爸爸妈妈天天盼我们回家。”余焱秋说。

离汉3股通道并列放行,约15分钟高峰车流,300多辆车驶离武汉,龚家岭收费站车流渐渐恢复平稳。

武汉“南大门”:出城车流绵延不断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李源

青郑高速武昌收费站卡口,被称为武汉“南大门”。

4月7日白天,青郑高速武昌收费站出城卡口,洪山区公安分局张家湾公安检查站民警们像往日一样检查进出城车辆。

“您的手续齐全,可以出城,请控制车速注意安全。”“您复工证明上的工作地址与出行目的地不符,请掉头返回。”执勤力量逐一登记并核查出城人员的相关证件,并未因为“解禁”在即而有丝毫怠慢。

入夜,青郑高速武昌收费站卡口忙碌起来,数十名执勤警力为即将到来的历史性时刻作最后演练和检查。

22时30分,距离收费站卡口500米远的立交桥上桥处,等待出城的车辆排起长龙。

排在队伍第8位的,是一台湘S牌照的私家车。车主王先生来自湖南岳阳,1月18日抵达武汉走亲戚,此后一直在朋友家借住。“在武汉待了快80天,家里还有好多事等待处理,想尽快回去。”

“接湖北省、武汉市防疫指挥部命令,现场所有执勤力量,撤岗!”4月8日零时,张家湾公安检查站站长梁依峰发出指令,停放在4条出城通道前的7台汉警快骑摩托车依次驶离。武汉“南大门”正式开启。

“一路平安!”“注意安全!”执勤警力一边引导车流,一边叮嘱出城人员。

通道开启30分钟内,出城车流绵延不断。零时30分许,交通高峰过去,卡口逐渐恢复平静。

武汉西:离汉高速通道解封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饶纯武 通讯员 胡子昂 高航

“封控76天,共盘查车辆17万车次,人员23万人次……”4月7日23时59分,武汉西卡点外举行简短撤卡仪式,武汉经开区公安分局十里铺公安检查站站长张波汇报防疫执勤情况后,迅速带领34名民警、辅警和民兵,将出城卡口锥形桶、水马、拒马等物理隔离设施移至路边。

6股出城车道瞬间打开,从严管控76天的离汉卡点,迎来“解封”时刻!

4月8日零时许,一辆载着5人的奥迪轿车驶至武汉西出城道口,乘客刘攀是易瓦特科技股份公司销售总监,他和技术人员一起连夜赶往河北,为客户提供工业无人机巡线方案。“如果没有疫情,2月份就应该去河北,武汉迎来重启,我们要把耽误的工期抢回来!”随即,奥迪轿车驶上高速向北飞奔。

“终于盼来这一天!”十里铺公安检查站副站长胡玮如释重负。1月23日,九省通衢的武汉摁下“暂停”键,身处厦门的胡玮已购买返汉机票,收到航空公司退票短信后,他设法乘上2月2日厦门北至重庆北的列车回汉,投入到疫情防控工作中,每天在卡口值守14个小时。

武汉西收费站疫情防控卡口工作人员,由公安检查站、交通大队、民兵预备役、卫生防疫等部门上百人组成。

武汉西收费站卡口撤除短短40分钟,出城轿车、货车达500辆左右。

武汉“北大门”:离汉车主鸣笛致意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黄磊 通讯员 邱舒 周剑波

府河收费站,武汉市北大门,也是武汉市车流量最大的高速收费站之一,日均双向车流量在6万辆至8万辆,最高时达12万辆。武汉解除离汉通道管控后,府河收费站成为车辆出城的主要通道之一。

4月7日晚10点半,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来到府河收费站时,数百辆车已沿出城方向排起近1公里长的长队。随着时针渐渐指向零时,排队车辆仍在陆续增加。

“这种历史性场面,我当了这么多年警察,还是第一次经历。”此时,武汉市公安局黄陂区分局府河检查站站长潘绪武正集结值守民警、辅警和民兵,进行最后动员。

府河检查站目前共有10名民警、15名辅警和18名民兵,每天四班倒。1月23日至今,40余人几乎没有休息。当晚,43人中,有26人在岗,为解除离汉通道管控做着最后准备。

晚11点30分,车辆已排成多股长队。执勤民警忙着穿行车流中维持秩序。

“倒计时,还有一分钟!”“5!4!3!2!1!”4月8日零时,执勤民警准时撤掉水马,放行车辆。

“注意速度,不要过快!”执勤民警指挥着出城车辆。一辆辆车匀速驶出,不少车主驶离时,还向执勤民警鸣笛、挥手致意。

出城方向,车辆川流不息,约20分钟后,车流才逐渐变得稀疏。

潘绪武说,预计4月8日府河收费站双向车流量将接近2万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