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富二代的创业经验

一个富二代的创业经验包一晨并不喜欢人家喊他“富二代”,尽管,年纪轻轻的他,早已拥有绝大多数同龄人都难以企及的物质生活。9月中旬的一天下午

一个富二代的创业经验

包一晨并不喜欢人家喊他“富二代”,尽管,年纪轻轻的他,早已拥有绝大多数同龄人都难以企及的物质生活。

9月中旬的一天下午,当我和摄影师赶到位于上海西郊的檀宫某幢别墅时,他刚从宁波赶回来。那儿,有一个待建的旅游地产项目。

初次见面,你绝猜不出这个带点书生气的帅气小伙只有24岁——说话不紧不慢的,言谈举止中,透着一股与年龄并不相称的沉稳和世故。

他的父亲,是南江集团的董事长包涵——一位低调的上海富豪,起家于高端乐器代理,后从事房地产和影视文化产业,2006年位列胡润百富榜第405位。包家所在的檀宫别墅,就是南江控股的华丽家族开发的。

梦醒时分

包一晨一直很独立,3岁就住寄宿学校,初二到英国留学,读商业管理,直到2007年5月才回到上海。身为富家子弟,他也曾像大多数富二代一样沉迷于财富世界——18岁就开上保时捷911,20岁又添了辆法拉利,是上海最年轻的保时捷和法拉利车主。终于有一天,当他在酒吧里看到一大帮年轻人接连开了十几瓶香槟之后,“突然间醒了。”他回忆说,“这真是我想要的吗?”

他依然记得,在自己满18岁的成人式上,就在家里的客厅,父亲跟他说了这样一番话:“凭我今天拥有的资本,你和你的儿子我都可以养活,但你的感觉会不好,会一直感觉自己是‘往下走’的。不论你以后能赚多少钱,我希望你至少在精神上是富足的。”

包家家教很严。包一晨很少的时候,父亲就不许他从公司拿哪怕一张纸或一支笔,因为那是公司的财产。有一次他犯了错,父亲恨铁不成钢地教训他:“你从小到大,唯一做的对的,就是投了一个好胎。”这句话,让包一晨铭记在心。

为了证明自我价值,他决定要做番大事业。“当时有很多梦,都是不切实际的,只想做大事,而且口气很大,‘我那么好的条件,不是大事别来找我!’而且,当时也很容易相信别人,因此被骗了钱。”后来,他进了华丽家族工作,一开始下基层,做了10个月的民工工头,亲身体验了下层工人的劳苦。后来,华丽家族上市后,他又干了一段时间的证券事务助理,但是,“在公司做得很闷,也始终走不出父亲的光环。”

2008年3月,老爸建议他去丽江逛逛,这个风景秀美之地,曾给包老爷子留下很深的印象。“他6年前去过那儿,那时候丽江还是个小村庄;等2008年圣诞节再去的时候,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年四季,几乎没有打折的机票。”

没想到,那次丽江之行,让包一晨意外找到了事业的方向。

一个最好的生日

对很多人来说,丽江是一个瞬间让人产生感情的地方,也是个有着深厚人文底蕴的古镇群落。“在这里,人与人不再有隔阂而是亲切,不再有敌意而是互相帮助,是个真正让人放松的空间。”他说,“但是这里的住宿条件却相当差。我开始跟志同道合的朋友讨论,旅游到底是什么。”

他说,20年前,对父辈们来说,旅游不过就是出趟差;近10年来,旅游就是被导游拉去购物、拍照留影。其实,旅游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可以让自己享受慢生活的氛围。

那次在丽江,下着小雨,他一个人走在前面,就对后面的人说,‘你们一帮人怎么不走快一点’,于是‘亿邦人’的概念就出来了。

他跟朋友商量,决定在丽江打造一个将纳西传统民居与现代化高端酒店完美结合的酒店社区,以客栈群为延伸,周边配套酒吧、餐厅和西点房等设施,主要服务那些对居住环境有较高要求的中高端散客。

2年后的8月28日,包一晨生日这一天(据他说纯属巧合),整饬一新的亿邦丽江酒店正式在丽江大研古城内开业了。

头一天下午,父子俩去查看开业典礼的筹备情况,老爷子突然冒出一句话:“这是你有生以来最好的一个生日。”

为了这一天,父子俩付出了很多。

“往上走”了

包老爷子爱子心切,拿出6000万作为投资,让儿子尝试着锻炼一下,“亏了也没关系”。此外,他还忙前忙后地帮忙张罗。酒店开业的前后几天,老包患了感冒,仍然在大夏天里穿着羽绒服跑前跑后,待人接物毫不含糊。

对包一晨来说,这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一个项目,是迈向精神自由的最初试验,每走一步都要谨慎。

他说,父辈们的成功,自有他们的道理,除了做事谦虚谨慎,还有一股子干劲和不给自己留后路的勇气。“父亲经常教导我,‘你就是一个普通人,必须要脚踏实地’。”

他事先了解到,丽江市政府正在打造一个“大香格里拉”的概念,就是让更多去西藏的人由走川藏线改走滇藏线,丽江虽然是云南的一个小城,但它将在今年10月建成云南第二个国际机场,届时,海外游客可直飞丽江。从这个地方再开车去西藏,也只需3-6天。

他为此组建了一个核心团队,还特地从上海一个个性化高端酒店挖了个总经理。随后开始收院子,有针对性地、成片区地收,最终租下了一条街(光壁巷)上的18座纳西族传统民居庭院。这条街未来会是丽江新规划中的主入口,值得投资。

收院子只是第一步。当地人建房只知道把四根柱子竖起来,然后封上顶,“没办法,我们只好专门从上海调了235个工人过来,从整修到装修,都由他们干。”

18个庭院约有100间房,在装修设计上,都以古城特色五星为标准,每一间在房型、装修风格上都不一样。

“房子都是古建筑改建的,要尊重房屋结构,保留房梁,100间房就相当于100户人家的装修,也需要采购100户家庭的装修材料。”包一晨说,这些房子最大的特色,就是体现了节能环保的思想。“比如,所有房间装洗发水、乳液的瓶子,都是玉米渣做的。”

8月28日下午,我们坐在酒店社区内的大研阁餐厅,问他感觉如何,他望着窗外层层叠叠的古城屋顶说,“2年了,第一次有种‘往上走’的感觉,很充实。”

对于公司的远景,包一晨想得很大胆。他说,未来5年,争取再建两个相同体量的酒店社区,目前已经在苏州、宁波和西安等地物色地方了。再过10年,建设7-8个,甚至更多。与此同时,亿邦投资的一个网络公司,正在搭建一个类似于携程、但又不同于携程的网站,“在这个网站上,你可以完全DIY自己的行程,不用起早去赶大巴,也不用跟着旅行团到处行走,只要点击要去的地方,我们就来为你服务。从出门的一刻起,到机场,再到景点或酒店,直到回到家,我们都提供全方位服务。去一个地方,过程是最美丽的。”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