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年会主题词

公司年会主题词中国要做全球制造业工厂还是车间?中国是全球加工中心还是经营中心?面对全球制造业中心的大转移,中国到底应该扮演什么角色?中国与亚洲各国在全球制造业东

公司年会主题词

中国要做全球制造业工厂还是车间?中国是全球加工中心还是经营中心?面对全球制造业中心的大转移,中国到底应该扮演什么角色?中国与亚洲各国在全球制造业东移的过程中各自的定位如何,怎样避免亚洲各国之间的恶性竞争?诸如此类的问题,已经成为几乎每一次涉及中国和亚洲经济的重要论坛和研讨会的“保留节目”。

当热情的广东人民将来自亚洲和其他地区的企业领袖们请来做客的时候,这个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这个曾经使中国制造业大规模走向世界的窗口,又一次将“中国与亚洲:制造业面临的机遇与挑战”这样的宏大命题留给了本次首届亚洲企业领袖年会。希望亚洲的优秀企业领袖们能够从企业家的角度出发,站在全球化背景下,用全球化的视角,为亚洲制造业、中国制造业,为广东制造业的战略选择贡献智慧、贡献见地、贡献财富,也能够收获启迪、收获机会、收获发展空间。

中国制造业的战略定位已经不是局限在中国某类行业、某些企业、某些区域、某个阶段、某些环节的简单问题了,甚至不仅仅是以中国为范围或者以亚洲为范围所讨论的问题了。这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世界制造业中心曾经从18-20世纪初的英国,转移到20世纪上半叶到20世纪70年代的美国,继而到80年代的日本,随后逐渐向亚洲转移。随着世界将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中国,中国的机会来了。

改革开放使中国加工业走出了国门,加入WTO使中国与世界融为一体,成为全球制造业体系中重要的基地之一。稳定的政策环境,不断改善的投资环境,相对低廉的投资成本,几乎完整的产业配套体系,良好的基础设施建设,相对完整的人才培养体系,特别是庞大并不断增长的制造业产品市场,使全球的主要跨国公司更愿意将其制造基地甚至研发基地设置在中国,中国已经具备了成为这些公司的全球制造业战略布局中的重要一环。

但是,各种挑战也接踵而至。中国制造业产值位居世界第4位,中国已经步入了全球制造业大国的行列,但总体规模仅相当于美国的五分之一,日本的四分之一强;制造业人均劳

动生产率远远低于发达国家;至今没有一家真正的制造业企业进入全球500强。在大多数跨

国制造业公司的产业价值链中,中国仍然只被作为加工车间,中国企业自觉或不自觉地扮演着“打工仔”的角色,一不小心还得承受诸如反倾销诉讼、惩罚性关税、绿色壁垒等各种大棒的敲打。中国拥有很大的消费市场,却无法完全主宰自己的市场规则,而美国、欧盟、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的跨国企业一边享受着中国市场带来的增长利益,一边时常祭起知识产权、汇率政策、政府补贴、产业标准等“达摩剑”施以压力。跨国公司在中国生产的居世界第一的产品已经有百种以上,贸易份额或市场占有率占世界第一位的也有相当可观的数量,然而中国企业却只能分到其产业链价值的最低端利益。现在,中国曾经拥有的劳动力成本低廉、吸引直接投资的政策优惠等比较优势也随着新加坡、越南、印度、菲律宾等其他亚洲国家的投资环境改善而被蚕食。而且,能源、环保、资源瓶颈正在越来越严重的限制着中国制造业的发展潜力。

面对这些机遇与挑战,中国乃至亚洲的企业领袖们都在关注中国和亚洲制造业的战略定位。如果中国仅仅定位于“制造中心”,而不是“制造业中心”,更不是经营中心、人才中心、研发中心、科技创新中心、利润中心,那么中国将不能真正成为亚洲乃至全球制造业的基地,而整个亚洲也许只能成为全球制造业产业链中的生产基地和原料供应基地。

现在的制造业中心已经不再是加工厂或车间的概念,也不是某个环节、某个区域的概念,而是全球化背景下的全面创新和整合的概念。制造业不仅仅代表了一个国家或区域的产业水平,更代表了经济发展的综合水平。甚至,制造业的内涵已经跨越了传统制造业本身,成为金融、服务、建筑、基础建设、农业的产业综合体,成为法律体系、市场规范、经济战略、人才资源、社会生活、发展模式等众多软性指标的综合反映。

中国需要更多的制造业产业群、产业带,需要更多的全球化的制造业区域中心,需要更多的、能够决战海外的制造业跨国集团,需要更好的金融投资环境,需要更多的企业领袖。广东,作为中国制造业第一次革命的前哨阵地,作为中国经济开放的桥头堡,作为与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联系紧密的制造业龙头区域,在新的全球化、工业化环境中,理应承担起中国制造业第二次革命的重任。中国的企业领袖也更需要与亚洲的企业领袖们一道,为中国、为亚洲乃至全球制造业的创新与发展做出贡献。

机遇对于我们只有一次,挑战却无时不在。让我们行动起来,抓住机遇,迎接挑战!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