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绒衫制售江湖:羊绒、毛难分 贴牌、仿冒“一条龙”

进入寒冬,羊绒衫市场又热闹了起来,如何选到货真价实的羊绒衫,成了不少普通消费者头痛的事儿。

近期,北京市消协对本市部分商场及唯品会等网购平台的60件羊绒衫进行了比较试验。经测试,一件购自唯品会的针织衫以羊毛冒充羊绒,涉嫌造假;北京“雪莲”、上海“兆君”、天津“柯罗芭”等知名品牌也发现了起毛起球、二氯甲烷可溶性物质不达标的问题。

事实上,在羊绒市场,以羊毛冒充羊绒、产品质量不达标等乱象并非首次发生。记者调查发现,部分纺织加工厂家在生产、制造过程中“以次充好”,在他们手中,羊绒会与羊毛混杂在一起,经过染色、分梳等工序后,制作成羊绒成衣,然后根据销售商的订单需要,贴上知名品牌标签,刻意抬高羊绒含量,以高于批发价两倍甚至以上的价格进入商场等渠道,最终卖给消费者。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尽管国家对于羊绒制品有严格的质量标准,但羊绒检测的难度和成本高,很多消费者缺乏真假辨别意识,部分商家为占据市场,开始打“擦边球”,总体来说,羊绒市场鱼龙混杂,偷换概念、谎报成分的现象较为普遍,目前监管难度偏大,短期内很难遏制。

  虚高的羊绒含量

根据北京市消协近期公布的羊绒衫比较试验结果,本次检测的羊绒衫样品来自北京市的合生汇、北京老佛爷百货、西单大悦城等商场以及天猫商城、京东商城、唯品会和苏宁易购等4个网络购物平台,样品价格从380元至8588元不等。

经检测,一件购自唯品会的标称无锡阿拉贝尔针纺制品有限公司销售的ROYAR 鹿皇羊套头连帽撞色卫衣针织衫,售价689元,明示绵羊毛53.5%、山羊绒45%,实际为100%羊毛(罗纹除外),涉嫌造假。

据了解,本次比较试验中有7件样品的二氯甲烷可溶性物质不达标,其中包括购自北京SKP商场的一件售价高达7310元的“ISABEL MARANT”女式套头衫。二氯甲烷可溶性物质是反映羊毛、羊绒产品中所含的可被二氯甲烷溶剂萃取的成分,包括天然羊毛油脂、生产工艺中添加的诸如纺纱油剂、洗涤剂、柔软剂等助剂。若羊毛、羊绒纺织品中二氯甲烷可溶性物质偏高,会手感发黏,伴有异味。

不仅如此,本次比较试验中,6件样品的起毛起球性未达到相关明示标准要求,这6件样品的标称品牌分别为KLOVA柯罗芭、U.S.POLOASSN.、Baykal贝加尔、RONGDIAN绒典、ROYAR鹿皇羊和ZUJAMO卓雅玛。

而上述事项只是羊绒行业乱象的冰山一角,为了解行业销售端现状,记者走进了位于北京市永定门外大街的百荣世贸商城,这里是羊毛衫和羊绒衫的集散地,鄂尔多斯、皮尔卡丹、绒福祥等耳熟能详的毛纺织品牌的店铺盘踞于商城四层。记者观察到,长廊的指示牌大多标注为“毛衫”,但门店均张贴出“工厂店”“羊毛衫、羊绒衫、绵羊绒”等字样招揽顾客。

记者走访发现,若按制作原材料来划分,店内在售的羊毛制品主要有四种,分别是纯羊绒单品、羊毛和羊绒混合单品、纯羊毛单品以及羊毛和其他化纤材料混纺单品,商家们一并宣称是羊绒衫。

多家店铺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该店是工厂折扣店,厂家直接供货,100%纯羊绒,零售价都在2000元以上。但是临近春节,厂家在做活动清理库存,打折后可以优惠至300~600元,只买一件也可以走批发价。当记者询问含绒量时,一家店铺的工作人员毫不避讳地告诉记者:“以一款男士羊绒衫为例,羊绒含量达到93%,只是领口缝合时使用了混纺材料,一般看不出来。”但记者注意到,该商品合格证上却印着“100%纯羊绒”字样,对于该商品的品牌标识,商家表示无法提供。

根据国家有关行业标准,纯羊绒产品的羊绒含量应为100%(羊绒在95%以上,其余为疑似羊绒),纯羊毛产品的羊毛含量应在95%以上。低于这个比例的即为羊绒混纺产品或羊毛混纺产品。

对此,北京服装学院副教授、中华环保标准委员会理事龚研成向记者表示,我国仅有内蒙古、新疆、宁夏、甘肃等高寒地带的山羊才能产出真正的羊绒,产量非常稀缺,在交易中以克论价,有“软黄金”之称。从理论上说,绵羊不产绒,产的是羊毛,而羊绒比羊毛更细,有些商家自称是绵羊绒的产品,是在打“擦边球”。

  鱼龙混杂的市场

那么,商家们的货源都来自哪里?这些相对低廉的羊绒衫又是如何生产、制作并流向市场的?位于河北省邢台市的清河县无疑是绕不开的地方,这里被称为“中国羊绒之都”,是世界最大的羊绒及羊绒制品集散地,全球每年有40%的羊绒制品在清河县进行交易。

王大克(化名)在清河县从事了10余年的纺织加工,他告诉记者,自己早年在羊绒品牌鹿王工作过,现在开了间属于自己的代工厂,工厂就在自己的住处,类似于家庭式作坊,有十几台机器,提供纱线到羊绒衫成衣的生产一条龙服务,同时为一些大品牌进行代工,做出来的羊绒衫会供应给商场、专卖店。

王大克说,他生产一件含有100%羊绒的“羊绒衫”批发价是400元,他只赚50元左右的生产加工费。对于小作坊来说,客源不稳定,而且各自需求不同,他一般接到多少订单就出多少货。那些大型厂家在渠道上有议价能力,利润空间会更大,他们会定制成统一款式的成衣,接受经销商批发。

“就是贴牌和高仿嘛。”谈及这种代工模式,王大克直言,这在当地已是公开的秘密,他们接到订单后,会通过熟人渠道购买原料,经过梳绒、纺纱线、横机纺织、缝合、洗涤、打包定型等步骤,制作出成衣,最后被商家买走自行贴牌,拿到商场可以卖到几千元。

王大克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目前市场上羊绒原料的价格在高位徘徊,清河县当地一克羊绒原料在1.3元左右,一件不带花纹单面羊绒衫基本上在250克,加上加工费、生产过程中的损耗费等,如果商家自行贴牌,仅仅从流水线上出来的价格大约在300元。

据多名在河北、江苏的业内人士介绍,也有一些代理商获得其他服装品牌的经销授权后,会将原厂羊绒衫送到加工厂批量仿冒,之后再把商家的水洗标和产品商标打包在衣服上,长期合作后,加工厂会通过快递给商家发货,交易在线上就能完成。

对于这种仿冒生意,王大克称:“这个工序并不复杂,只要你(商家)提供样衣,告知款式和厚薄程度,我们就能实现高仿,至于羊绒含量,你想写多少写多少。”

记者以定制纯羊绒衫为由联系了多个厂家,对方的普遍说法是,现在羊绒制品的抽查和监管越来越严格,他们一般只提供“白皮”(注:指没有任何标示的羊绒衫),所以市场上许多销售的羊绒衫不会出现厂名、厂址和品牌信息。

王大克从自己接触的客户中观察到,含绒量在30%左右的“羊绒衫”只能应付于淘宝渠道,这些不达标商品往往在生产过程中就掺入了羊毛或其他化纤,一般来说,低于400元几乎买不到纯羊绒衫。“羊绒衫和羊毛衫的生产工序都差不多,但是二者在品质上确实有很大差异,其实我们也很清楚,羊绒就是羊绒,羊毛就是羊毛,但很多商家会利用概念做营销,低端市场都是这么干的。”王大克也感到无奈。

  治理之殇

龚研成向记者表示,在毛纺织行业,羊绒制品有严格的检测标准,需要在显微镜下进行比较试验,这种检测方法专业化程度高,检测成本和难度大,而普通消费者往往不具备这样的条件,通过肉眼很难辨别真伪。因此,一些商家为了增加销量,故意混淆概念,在宣传时打出绵羊绒等字样误导消费者。

根据《南方日报》报道,羊绒是初级农产品,对其检测定级都是按批次来的。同一批次的羊绒是出自不同的羊,即便是同一只羊,不同部位的羊绒也是有差别的。因此即便是同一定级的羊绒也会有细微的差别。

尽管我国已成立相关羊绒检验机构和毛纺织行业协会,但在标准化建设、信息共享、商业预警等方面为企业提供的服务还很有限,而且在国际上也因为检验的差异化而出现诸多的贸易障碍。清华大学品牌营销研究员、快侠科技董事长孙巍向记者指出,为规范国内羊绒市场,目前采取的措施主要是官方检查和消费者举报两种方式,力度十分有限。

“严格来说,如果羊绒含量不达到95%,不能称之为羊绒制品,一件高档合规的羊绒衫,零售价至少在5000元以上,现在电商平台假货横生,一些高档羊绒衫反而不在国内销售,而是面向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 龚研成告诉记者。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8年,我国羊绒出口量3212万吨,出口总额237.94百万美元。

为探寻出路,企业也在努力。内蒙古地区包括鄂尔多斯集团、鹿王集团在内的多家企业凭借多年品牌积淀及丰富的营运经验,打通羊绒产业链,建立从原绒采购到初加工、深加工、成衣生产、品牌推广、渠道建设、产品销售的全产业链经营模式。

孙巍认为,羊绒品牌的打造需要成熟的产业链体系做支撑,鄂尔多斯和鹿王做了较好的尝试,但目前羊绒的消费市场需要进一步激活。在他看来,与过去相比,纺织行业的生产技术有了很大进步,一些非羊绒制品基本能够满足消费者的保暖需求,而市面上纯羊绒衫的时尚性有所欠缺,这是羊绒品牌未来需要突破的难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